????这是一片绿到让人心慌慌的空间,浓郁如水流一般的灵力在各处涌动,却并不会让人感觉有半分阻碍。

????此情此景,让王升突然想到了元洞。

????也只有元洞中,他才见到如此纯粹、如此浓郁的元气,但此地的元气更为难得,其内蕴含了无尽的生机。

????仙识被挤压在了身周无法延展,王升只能用双目去观察周围的情形;

????此时他被小木剑拽着不断向前飞,并不知前面会有什么等着自己,但单纯觉得小木剑不会害了自己……

????毕竟这是自己的剑。

????疾飞了一阵,周遭的绿色突然消失不见,流动的元气也突兀消失,像是从一处湖面撞了出来,冲入了一颗‘圆球’中,前冲的身形又被一股反推的力道阻住……

????视线突然开阔,小木剑挣开他的手指,朝着前方激射而去,还对王升传达出了兴奋、开心的意念。

????而王升此时的注意力,尽皆被几十米外的情形所吸引。

????仿佛在诠释何为物极必反,在这处空间的中心区域反而没了蕴含生机的灵气,只有一口木棺静静的悬浮,一抹抹灰色气息在木棺周遭盘旋。

????那是与生机完全相反的死气。

????木棺的后方悬挂着一面幡旗,旗面为浅黄色,其上弥漫着朦胧的雾气,让王升看不清旗面上画着什么。

????这木棺有三米多长,第一眼看上去,让人感觉有些简陋……像一位手艺很差的木匠,直接砍了几个木板凑出了这么一口棺材,各处宽窄不一。

????但看第二眼,就觉得这木棺非同小可,其上弥漫着某种深奥之极的道韵,像是天然形成的棺木,没有任何不协调之感。

????木棺,幡旗;

????生机,死气……

????还有这种越体会越觉得高深、晦涩的道韵……

????王升心底又突然有所明悟,这些是从棺木中流露出的死气,只要头发丝那么一缕飞过来,都能将真仙境后期、用天劫之力强化了肉身、得了娲皇本源之力的自己,瞬间碾成粉末!

????这莫非是……

????青华帝君的棺木?

????王道长试着向前迈出一步,这次前方没了阻碍,仿佛刚才那股推力就是为了防止他一头撞上去,冲撞了木棺中安葬的帝君。

????这里,当真是青华帝君最终的归宿吗?

????右手的无灵剑散做仙光,瑶云已出现在了他身侧,眼中带着几分哀痛,却只是一言不发的注视着木棺的所在。

????气氛,顿时有些沉闷。

????青华帝君虽与瑶云交情不深,但毕竟也是四御大帝,是天庭当年顶尖的大能。

????“过去看看吧,”王升低声道了句,然而他话音刚落,就见到了一副让他头疼的画面。

????刚才飞走的小木剑,突然出现在了木棺上方,剑尖指着木棺,在那滴溜溜的旋转。

????它像是在跟谁对话,木棺闪烁出轻微的碧绿光华,将那些死气尽数压制回了棺内;

????小木剑刚停下旋转,又调整了下身位,剑尖对着那面幡旗轻轻一戳……

????木棺处,突然传来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这笑声清脆动人,但在这种环境衬托之下,让王升一阵头皮发麻。

????可惜,师姐在上方宝殿中修行,若是见到这一幕,说不定就能主动缩到自己怀里……

????瑶云在旁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位殿下其实很少做这种不雅的举动,但此时当真是忍不住。

????这种情形,这种地方,这家伙想到的第一件事,竟然都能是趁机跟自己师姐亲热!

????中了名为师姐的毒,没救了简直!

????小木剑发出一阵轻轻的剑鸣声,那幡旗轻轻晃动,这两件宝物似乎在交流着什么。

????交流?

????王升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低声问了句:“瑶云,你听说过吗有五面身为先天至宝的旗子没?”

????“自然,先天五方旗之名自我幼年就总有人提及。”

????“这五面旗子,有没有哪一面是这种颜色的?”

????王升指了指那边跟小木剑进行交流的浅黄色幡旗,瑶云顿时一阵皱眉。

????“你是说,那面旗帜有可能是……”

????“莫要忘了小木剑的出身,”王升嘀咕了句,“而且,我突然有了一点不太好的预感。”

????言说中,王道长默默的向后退了半个身位。

????瑶云在旁一阵哭笑不得,“你觉得,那株青莲会记仇到这种地步,从不记年岁的混沌,一直到今日?

????这种先天至宝,其实是超越你我理解的存在,放心就是。

????反倒是至宝在前,你竟还望后退。”

????“也对,那种存在,怎么会跟我一个小剑修计较。”

????王升注视着那面幡旗,正要向前迈步,那银铃般的笑声再次浮现……

????这次不只是笑声,那幡旗对着木棺照出一道土黄色的光芒,木棺上出现了一缕缕浅绿色的仙光!

????这些仙光汇聚,凝成了一道让王升有些眼熟的身影。

????她面容与师姐牧绾萱七八分相似,更像是王升印象中,元气即将恢复前的师姐大人!

????她身着碧绿罗裙,手中握着一只竹笛,歪着头打量着王升和瑶云;小木剑从后面飞了过来,在这少女肩头轻轻嗡鸣着。

????少女轻轻颔首,那粉薄的嘴唇轻轻开合,嗓音直接出现在了王升心底。

????“你就是当年伤了母亲,强行带走它的后世生灵?”

????王道长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对这少女的身份有些搞不明白,但看此时这种情形,那‘母亲’应该指的就是小木剑和这幡旗的‘母体’——

????混世青莲!

????身为一个男人,王升自然要对自己当年做过的事负责;

????他向前拱拱手,赔笑一声,朗声道:

????“误会,纯属误会。”

????木棺上坐着的少女轻哼了声,对着王升遥遥的一点,王升瞬间出现在了木棺之前。

????瑶云见状连忙冲上前来,但瑶云身形刚动,少女目光扫来,瑶云瞬间定格在原地,只能看着这边干着急。

????接下来,这少女目露思索,而后素手轻摇,对着王升轻轻拍了一巴掌;

????只见王升身前出现了五六米直径的掌影,直接把他像皮球球一般拍飞了出去……

????浑身骨骼瞬间被震断,道躯各处近乎被碾碎,剧痛侵袭着王升的神经。

????但他瞬间就撞入了浓郁的元气中,一股股元气灌入他体内,像是世上最珍贵的疗伤丹药,将他伤势迅速复原,只留下了最真切的疼痛……

????少女抬手一招,王升又出现在了木棺之前,紧接着又是另一只手掌抬起,将王升再次拍飞。

????浑身骨碎、道躯近乎被震碎,还没退却的剧痛再次袭来,但他又撞入了那浓郁粘稠的生之元气,伤势快速复原,再次被拽了回去……

????少女还要再抬手,小木剑轻轻一闪,出现在了王升身前,剑尖对准了少女的手掌。

????它轻轻晃了晃,仿佛在说‘教训一下就行了,你怎么还真打’之类的话。

????少女悻悻的一笑,解释道:“我们从混沌海被送来有形之界时,母亲曾叮嘱过的,但凡谁见了你,都要打你三下。

????既然它为你求情,我的第三下就免了。”

????浑身血污却又没什么伤势的王道长顿时一阵无力吐槽,抬手将小木剑握住,手指在它剑尖上弹了下。

????算你还有点良心!

????‘我们’指的莫非是混沌青莲所化的众多至宝?但凡谁见了都要打他三下?

????这里地形特殊,有浓郁的生机,可以让他伤势迅速复原;刚才被打飞时,那些涌向自己的元气,应该也是这少女有意而为,并不是要真的伤他。

????重点是打疼!

????这,这找谁说理去?

????现在是遇到了先天五行旗中的一面,要是遇到了老子的拐杖、天尊的如意,都要对自己打三下?

????遇到青萍剑,也要对自己戳三下?

????还有弑神枪化作的戮神剑,莲蓬化作的乾坤鼎……

????王升禁不住以手掩面,地球之外实在是太危险了,还是赶紧处理完地修界向外走的任务,然后回老家安心跟师姐呆着生儿育女什么的吧!

????别人家的修士,都是成就太乙、大罗了,才敢惦记先天至宝,而自己……从真仙开始就要被一堆至宝惦记!

????这面五行旗是手下留情了,要是以后遇到有点心气儿不顺的主,那岂不是要真的魂飞魄散?

????瑶云也从远处飞了过来,此时也算勉强搞懂了到底是何事;她与王升心念相通,自然知道小木剑的来历。

????但此时,这位天庭公主也只能满额头黑线,用一种怜悯又无奈的目光,凝视着自家剑主……

????希望以后遇到哪些法宝界的大佬时,他们出手不会牵连到自己。

????不过,想想以后,若是王升有机会面见三清这三位仙道至高大佬,三位大佬刚要嘉奖勉励下他这个道门新秀,那玉如意、拐杖、青萍剑突然不受三位老人控制,变成了三名壮汉扑向王道长……

????画面也是相当带感。

????王升叹了口气,将这些胡思乱想压下去,捏这小木剑和那面玉牌,对少女拱拱手。

????“前辈可否告知身份?”

????“我?”少女轻笑了声,慢条斯理的说着,“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自称,你可以当我是这面旗的器灵,但像我这般的存在,大道原本是不允许有器灵显化。

????还是当年那个青华帝君出手,将我与这株没了灵性的先天灵根融合,由此有了我。

????不过,你还是将我看做是此地守棺人,若按照你们修士的规矩,似乎还要报上姓名……你可以称我做杏黄。

????啧,杏黄也不太好听,你就称我做杏吧。”

????杏黄旗,果然是戊己杏黄旗!

????传说中的防御至宝,只要祭起这旗,万法都不可侵!

????王道长心底一阵波涛澎湃,青华帝君这也太客气了,留下的道承被原本就是他徒弟的师姐拿走了,竟还留下了这般大礼!

????少女杏儿似乎是看出了王升所想,又笑眯眯的道了句:“有些心思不要乱动哦。

????心月狐将这玉牌给了你,你我都是守棺者。

????我与这株神木、这口木棺、还有外面的大阵已是不可分割,你若想带走我,就要有破开这些禁制的本领才行。”

????王道长闻言点点头,大手一挥,“还是聊聊守护此地之事吧。

????这木棺里面……可是帝君?”




欢迎大家访问:麦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48novel.com/book/94791/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