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将军,将军遇袭,还未醒来!”那小将好不容易爬起来,便听到这话,又听顾诚玉的自称,便知是来头不小。

????“没醒来?怎么回事?”顾诚玉隐在斗篷下的眉宇微微皱起,不是听说这怀远将军武艺高强吗?只是一次夜袭,就受了伤?

????“不知您是?”小将明白此人来历不俗,也不好过分得罪。且刚才对方露这一手,武功远远在他之上。

????他们从武之人大多都是直爽的汉子,且更崇敬比自己厉害之人。

????“朝廷派来的监察御史顾诚玉,你们玉和关现在是谁主事?”顾诚玉打量了一眼这名小将,发现是位过了弱冠之年的青年,长得浓眉大眼,一身正气。

????一名士兵扶着小将站起身,“原来是顾大人,卑职乃玉和关的把总杨晓光,拜见顾大人!”

????“不必多礼!茗墨,将朝廷的公文和本官的帖子拿去与杨把总过目!”顾诚玉跨过地上还在哀嚎的士兵,将马牵了过来。

????“大人您与他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不知为何会打起来?”杨晓光接过帖子和公文仔细看了几眼,发现并无异常之处,便疑惑地问起了事情的经过。

????他看了一眼还躺在地上起不来的众人,心中也有几分不畅快。这顾大人下手真够狠的,这些士兵只是比普通人身强力壮一些,根本没什么武艺在身。

????这顾大人竟然下此重手,可见并不是好善于之辈。

????“杨大人,您是不知,这些人说怀远将军有命,不许任何人进城。我家大人可是听闻玉和关被夜袭之事,这才快马加鞭赶过来的。为了赶行程,连行礼都没来得及带上,还不是为了关心边关的安危?谁想刚到这儿,就被这些人给拦下了。且他们不但对大人出言不逊,还说大人是大兴的奸细,简直是岂有此理!”

????茗墨从不是不知分寸之人,他实在气不过。大人的艰辛他一直看在眼里,从小时候努力读书,为家里挣银子养活一大家子,到做官之后更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都说他家大人读书天赋高,可是谁又看见大人每日天还未亮就早起读书练字?晚上更要读书到很晚,自律到令人发指。

????等考上功名之后,还要时时提防那些皇子和大臣的算计,简直快要累成了狗。

????他们大人每日都在算计,可那是因为他不算计,就会活在其他人的算计之中。他追随大人多年,真心心疼大人,活得实在太辛苦了。

????可是这些个杂碎还要来侮辱大人,这让他怎么能忍?

????感受到来自茗墨的敌意,杨晓光听闻事情的经过之后,也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了。

????“咳!你们这些个不开眼的东西,这位是朝廷派来的御史大人,岂是你们能污蔑的?还不快起来向顾大人赔罪?丢人现眼的东西。”

????杨晓光的胸口还疼着呢!这些蠢货净给他找麻烦。

????顾诚玉冷笑一声,“哼!杨把总倒是好算盘,这么几句赔礼就算了?本官乃是朝廷命官,被人如此侮辱,那朝廷的威严何在?”

????杨晓光闻言顿时成了苦瓜脸,“顾大人,您也知道,这些人都是粗人,他们只会听命办事。这命令是明威将军齐寰宇下的,咱们也只能听命行事,还请顾大人海涵。”

????“那照你这么说,他们冒犯本官,本官就该轻易揭过,否则便不是海涵了?”也并非顾诚玉要斤斤计较,他这次来玉门关,便是知晓这里情况不乐观。

????若是不树立威信,如何能服众?且他刚才听闻师兄好似被这些人给关押了起来,如今还不知是什么状况,心中便有些焦灼。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求顾大人原谅?”这些人与杨晓光那是过命的兄弟,他自然是偏袒己方的。

????士兵们搀扶着跪了下去,嘴上说着请恕罪,脸上的神情倒也算真挚。顾诚玉见他们认错的态度还算诚恳,且这次伤得还不轻,算是给了个教训,也就不打算再追究。

????这些人的心思都是单纯的,都是听命行事。对他出手,或许问题还是出在师兄身上。

????“本官念你们是初犯,便小惩大诫,今日就作罢!若是再有第二次,你们当知道是何下场。”

????顾诚玉说完便往里走去,茗墨上前接过顾诚玉手中的缰绳,跟在了顾诚玉的身后。

????杨晓光也不敢阻拦,刚才顾大人还说让他去禀报,可这会儿人都进来了,去禀报也是多此一举不是?

????至于这位为何出尔反尔,他也不知道,也不敢问呐!

????“其实之前怀远将军说过,这几日大人您就会来玉和关。等您来了,便立即去通报。只是如今将军昏迷,这里便暂时由明威将军主事了,他是副帅,此刻正带了兵驻扎在边境处。”

????“先去看看你们常将军,你派人向明威将军通禀一声,免得他认为本官是不明身份之人。”

????听出顾诚玉口中的挖苦之意,杨晓光顿时一阵苦笑,这大人还真记仇。

????上前将刚刚爬起的骏马牵了过来,对马儿仔细检查了一番,发现没受伤,他才松了口气。

????这马可是他的好伙伴,与他出生入死好几次,他不舍得让马儿受伤。

????“他们刚才说之前朝廷派来的尹大人被关入了大牢,这是怎么回事?”顾诚玉终于还是按捺不住,问了出来。

????“这位尹大人?哼!他可和您不是一路人,刚来玉和关时,常将军可是热情周到,还配合他查处边关与大兴勾结一事。谁想前几日大兴来偷袭,此人竟然与大兴之人里应外合,将咱们的地形军事图给泄露了不少出去,为这些人大开方便之门。不仅如此,他竟然还手持匕首,刺杀了常将军。将军至今还未醒,大夫说是匕首上喂了毒药。”

????说到这事儿,杨晓光就十分气愤,常将军一直是他钦佩之人。将军若不是对那尹坤不设防,又如何会被这小人得逞?

????顾诚玉闻言下意识想反驳,可他转念一想,在未知事情真相之前,还是别暴露他和尹坤的关系,否则不容易取得这些人的信任。




欢迎大家访问:麦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48novel.com/book/94436/1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