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阜阳所说王锋可谓是茅塞顿开,这么多年以来从肉身到修为再到天道感悟从来不敢携带。一心成神甚至成为一种执念,心心念念的神位越发的遥远。对于阜阳王锋谈不上信任,多年以来第一次表露身份。其实从魔心中知道许多当年的事情,还是不了解这位愿为天下而是的英雄是怎样的人物。

????说道:“我去见过天外陨石,想来你也清楚送来一份成神机缘。”

????没有想到阜阳脸色微变说道:“那个没有人性的主宰只想破开混沌开辟世界还不想化为天地灵气,唯一的办法便是取代一个古老的天下取而代之。一旦有神灵指引便可夺舍灵识不散,开辟世界之初便会有生灵出现他便是高高在上的唯一主宰。控制整个天下的生死,我们的世界或许可以有生灵幸存下来也不过是苟延残喘。反观作为开辟天下的主宰便是新世界的天,记住不是神而是天。”

????王锋到是有些迷茫,不太懂得阜阳口中的天。忽然看到阜阳双目炯炯有神说道:“王锋你可想过成为这方世界的主宰,一个念头天地奔溃。随手一动决定任何一人生死,万物皆在手中。让其生便生,让其亡绝无生机。”

????这是何等动容,创世之主也是主宰世界的主人。这个主人不单单是所谓的宗门或者如今的地位,而是世界本身便是自己。天下万物不过圈养的畜生而已,苦苦修行感悟的天道不过随手而来。

????内心何尝不愿成为天,不去谈别的只有一点王锋也想取得这份机缘。妻子陆双灵或许有复生的希望,这是何等的诱惑。说道:“顺其自然,天下生灵头顶一位老天爷如果心善还好,大恶之人何不是让世间生灵涂炭。”

????阜阳不明白如此大权在手怎会不动心,可自己当年何尝不是放弃了这些。如今只剩下这一魄寄生在王锋吞噬尊体内,大事放在眼前也无能为力。看着王锋胸口的魔心分离出的黑色晶石,说道:“这块陨石碎片是当年我架起冥河取下,原本认为交给师兄最为何时。奈何当年已然无法回归,光明天尊用一座大陆支援才勉强成功,为天下争取到了十万年的时间。晶石融入我的心脏,十万年可以说融合不分彼此。这块碎片要保存好,或许是唯一可以对付哪位存在的东西。记得你说过哪位存在亲自见你,这更可以肯定碎片的重要。”

????王锋看着黑色晶体握在手中,说道:“既然不能成仙那便入魔,成仙在与拘束任逍遥,化魔则随心所欲?天地无奈。”

????双眼紧闭一身金华随着逆转经脉一股毁灭之力贯穿全身,另一一股白色光华却是显得暗淡不少。阜阳看着王锋的模样说道:“创世之力应该来源与师兄,到是一颗种子。得到毁灭创世两种极端,不成神未尝不可以走上哪一步。”

????数月以来两人交谈甚多,随着阜阳的离开王锋也停下修炼。对于阜阳王锋认为与天帝一般,甚至野心更为可怕。掌控整个世界以万物为刍狗,何等野心才敢如此去想。怕是现在还没有人知道阜阳还存在一魄,至于这一魄到底能不能真正的复苏无人可知。左手毁灭右手创世,眉目时间,本心空旷何不以空间概论。

????这件事情无人可知阜阳身为吞噬尊王锋的一切都知道,唯独看不透本心。或者说王锋从修炼以来都是以魔心为主导分散九尊,本心从未修炼。如今掌握毁灭创世再有时间皆是他人的遗留,唯有本心才是独属于自己的大道。

????随着阜阳的离开王锋第三目睁开说道:“魔道,仙人山上人,那魔又为何物。”

????在别人眼中王锋一心成神,阜阳让王锋化魔才能走上哪一步。尤其是对于黑色晶石的了解,一直寻找的那条路就在眼前突破自身脱离这个世界。如果走到尽头已经是与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关系,只有这样去做那件事情才能免除对整个世界影响。当年阜阳没有做到事情王锋要做,最重要的是身边的阜阳似乎不是霍起楼荒口中的绝世神王。

????当年的阜阳愿死为天下换来十万年的太平,如今的阜阳想着的却是如何成为天。两则谈不上对与错,已经为天下死过一次难道必须要又一次去死吗?内心一直有一个疑问,阜阳为何要将与天外陨石的一丝联系转嫁到自身。这些不愿去想,所谓顺其自然也是大道的一种。开始感悟本心想要改变一个世界便要从人心开始,熟读三教典籍之后对于天道有了一种质疑。何为天道,难道只有这个世界存在的事物才算是天道。那又为何剑尊自创剑道,弟子李尧木刀道小乘。

????在王锋看来道既是道,迎合道教宗旨。世上的一切皆是天道,人世间的道理也是道的一种。从一开始的感悟王锋走上一个独属于自己的人道,既是集合万般情绪,每一人既是一种道无非是走的距离而已。

????魔道是正还是邪谈不上对与错,被称之为魔道不过是将一种情绪发挥到极致摆脱情感,或是情感极重。既然成魔也需要一种天道,不知道过了多久王锋顿悟道:“魔道既是霸道,我称自己为仙便是仙,说是魔便是魔。”

????走上巅峰与阜阳所说的天相似却又不同道,这是王锋的人生。左手毁灭在念想中集聚庞大,右手紧握虚空似乎可一念所动万物复苏。两种极端的力量在王锋手中阴阳相交,天地最强的力量。

????阜阳指引的命星抬头望去一片黑暗,与天地金星瑶瑶相望。内心对于阜阳越发的不信任,此时的王锋信任的人越来越少。如今仙魔大战开始,内心众多魔军各位首领各怀鬼胎。能被信任的怕是只有四位弟子,成神的霍起。虎头小白大道不尽相同,自己将要走的那条道路会死很多人。其实最放不下的还是阿紫,一直跟在身边小妹。

????一直想陪在左右可事实王锋身边从来都是霍起楼荒等魔族首领,从出生到成就神王之后的所有情绪相聚本心。一一捋顺,每一人的性格内心所想所做皆在思绪之中。一念化千万,认识的每一个人都在脑海之中。每一人的立场身份,短短的瞬间给每一个人定位。甚至第三目用尽全力去看未来,脑海中三年之后天外陨石如期而至。

????王锋用三目推算未来的同时何尝不是在修行,忽然三目刺痛紧闭双眼。心痛一种已经许久未曾有过的感觉,上次还是张扬战死。哪位女子再次出现在面前,在为难时刻挡在身前几经生死。王锋双眼通红,说道:“依依是你吗?”

????缓缓起身一身修为超越天尊,内心的刺痛深深斩断阜阳千辛万苦牵连的命星。此时的王锋黑气弥漫,一直寻找入魔的方法万万没有想到不在过去而在未来。原本认为心怀天下却是做不到,一身黑气说道:“天下与我无关,谁敢杀人我便杀人。”

????修行以来一直压抑戾气,这种本不该出现在王锋身上的戾气这是第二次。上次陆双灵与萧依死去的时候,王锋区区仙人镜的修为便敢诛杀三教宗主大罗金仙。大秦皇帝更是被王锋踩成烂泥,一代王者无论如何都不想到会死的如此惨烈。现在的王锋狂暴,看到了希望的同时更是看到了绝望。为了天下自己身边的人全部战死在天外,再次见到萧依可谓是久别重逢,却是生离死别。

????此时的王锋终于想通一件事,这么多年以来的付出得到什么汇报。魔族的大权吗?似乎这么多年来也不在手中,攻下圣阴大陆各司其职得到是什么。魔族的强盛是自己的责任吗?在所有人眼中仅仅是阜阳的替代品,为何建立神像会让阜阳神像伫立而不是自己。如今魔族的强盛与他有何关系,楼荒花无心是为了内心的执念,或许只有霍起是想看到魔族能有立足之地。

????一身戾气冲出鬼王殿,落在鬼王殿外说道:“轮回开启。”

????都没有去看了一眼两人,瞬间消失只留下看不透青石的神荼郁垒走进冥王殿望着一面建立轮回秘镜的铜镜。

????走出幽都的王锋以伸手万里之外手持问天刀的李尧木正与仙军大战,问天刀一时间不受控制化作一道白光消失。但是在下一刻眼神黝黑的王锋出现在面前,李尧木只感受到可怕的气息。

????王锋出现的同时大战停止,三十万仙军连兵刃都握不住。王锋说道:“你们的天帝需要你们去死愿意吗?不过无所谓是该死了,还能冲入轮回。”

????左手一团黑气缓缓散出,三十万仙军在王锋出现的那一刻闻风丧胆顷刻间化为虚无。

????龙舟上天帝在王锋走出幽都的那一刻都为之震惊,果断走出龙舟看着通黑的王锋说道:“你走上了绝路。”

????最不可思议的还是吞噬尊,说道:“王锋你要干什么?”


欢迎大家访问:麦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48novel.com/book/9441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