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公主对父母说了这两回的测试结果,宁贵妃和她一样高兴,若真是个这么好的孩子,她也放心把女儿交给他,倒是泰安帝不屑,“这些小把戏能试出什么?你们女人家就是浅薄。”

????这话可得罪了所有的女人家,宁贵妃不敢说,二公主可不满了,“我哪里浅薄了?好好好,我浅薄,父皇可出个高深莫测的主意来?”

????泰安帝狡诈一笑,问女儿:“第三回是试什么?”

????二公主说:“试仁。”既勇且洁身自好,再试试这个仁,若是良善之辈那便能嫁了。

????皇帝便道:“百行孝为先,为人在世,智勇仁义哪个能缺?你将这几样分开来试是不可取的,便说这第一回,他确实不为女色所动洁身自好,但你是否忘了,在荒山野岭中一个弱女子遇险,想求他送回家他也不愿,是否太过冷血呢?若因他爱惜羽毛,这女子独身归家,归家途中再遇险失了贞洁或性命,这便是不仁;第二回合,他知道寺中有贼寇来袭,不惧恶霸举棍自卫,确实称得上一个勇字,可咱们这样的人家,还有句话叫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他并非精修武艺,只怕也是三脚猫的功夫加些少年人意气罢了,他这一遭轻率出击便是不智,再差一些的情况,若这回真是贼寇来袭,他鲁莽出动被贼寇伤害致死,对他父母是多大的打击,这便是不孝。你还觉得他这两回都做的很好么?”

????泰安帝不愧是为君者,这一番话说出来便让宁贵妃母女俩信服,果真是比她们高深许多,可二公主不乐意了,她看中的人,父皇干嘛这么损呢?

????“话是这样说,可忠孝仁义本便很难顾全,若像您这样说,那些将帅世家,祖祖辈辈都保家卫国战死沙场,对国家君主来说他们是忠臣名将,可对他们的妻儿来说难道不残忍么?连名臣强将尚且如此,何词应只是一个年轻的小书生,怎能做得比他们还好?”

????二公主说的也是这个理,但皇帝也不乐意了,她还没和何词应定亲呢,怎么就这么护着他了!

????“忠孝仁义确实很难顾全,这便需要取舍,第一回合他勉强算是过了,因为他身边还有旁人,不到非黑即白的地步,若只有他一人,他不送那女子归家她可能会遇险,他送了那女子归家他可能会名节不保,这才是真正需要他取舍的,但第二回合,他明显取舍不当,说句难听的,那寺里的僧人与他有何干系,值当他舍己护人?当时那样的情况,他应该和他的同窗一般躲在屋里不出来,若贼人真欺上门来他再防卫,毕竟他轻率出动,说不得还帮了倒忙,寺里僧人还得分心照顾他,而他若真的出了事,真正伤心的是这些僧人还是他的父母?”

????父女俩为了这两个回合险些争论起来,二公主便说那请父皇设个高明的局,能同时考验他的忠孝仁义智勇坚贞。泰安帝笑笑,他当然要试。

????何词应觉着他近来有些霉,怎么总遇上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啊,看着跪在他马车前的祖孙俩,他很焦灼。

????今日何词应去他家的田庄视察收成,他的父母说他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眼看着都要成家立业了,还什么都不懂,日后娶妻生子可怎么担得起这一个家啊。

????何词应很不满父母总是看扁他,好似他离了父母就会饿死一般,也太小看人了,他长到这么大,有手有脚有脑子,如今不敢说养家糊口,养活自个儿还是可以的。

????这对祖孙是在他去田庄的路上突然窜出来的,拦了他们的马车求人,祖孙俩都衣衫褴褛的,看着像乞丐,应该就是乞丐,那老乞丐拦了他的车不住磕头,用北地的方言说他的小孙子生了重病,求好心人帮帮他,给他的小孙子看看病。

????祖孙俩形容着实可怜,何词应也不是什么铁石心肠的人,便让他们上了他的马车,让车夫掉头回城里,给孩子看病。

????老乞丐跪在车厢里连连磕头谢恩,马车颠簸,他没跪稳头磕在坐垫上,立刻便印了一个黑印子出来,他尴尬极了,忙用手去擦,却越擦越脏,他的手也不干净,这可太让他无地自容了,跪在车厢里局促不安,双手揪着脏兮兮的衣裳反复揉搓,似乎这样便能将他的手擦干净,可他的衣裳也不比手干净,当了乞丐哪还能和干净二字沾边呢。

????何词应叹了口气,拿一张素白的帕子沾了些茶水让他擦擦,老乞丐颤抖着手接过了,却给躺在怀中的小孙子擦了擦脸,小乞丐擦干净了脸,便露出了干净隽秀的容貌来,看着还挺白嫩的,不像老乞丐历经风霜粗糙沧桑,若换身干净漂亮的衣裳,也是个讨喜的孩子吧。

????何词应让他坐着说话,老乞丐哎了几声,把腿弯曲着坐在了车地板上,坐得端端正正的,尽量不挨到主人家干净漂亮的马车,何词应看了有些眼酸,年轻人嘛,满心满眼都是美好,总是看不得苦难的。

????他和老乞丐路上说了些话,问他怎么行乞了,以前是干什么的,这孩子的父母呢?

????老乞丐连连哀叹了几声,说他原是梁国人,战乱起后国破家亡,他也断了一条腿,跟着流民一起逃亡,逃亡途中户籍什么都遗失了,便被官府归于难民一列,人人见了他们都避着走,便他还有一把力气,也没有哪家会要这样的工人奴才。小孙子并不是他的亲孙子,是在逃亡途中被一对父母遗留下来的孩子,当时那样的年头四肢健全的大人尚且难谋生,更何况还带着个这么小只会吃喝不会干活的孩子,他的父母遗弃了他,老乞丐发现他时,他饿的连哭的力气都没剩几口了。与老乞丐同行的人看到了这个孩子,商量着说不如把他卖了,还能挣一笔。当时他们虽然逃亡,但并不是灾荒年间,沿途乞讨或偷些庄稼吃都是能填肚子的,所以这孩子在路边被一群乞丐捡到了,倒没人说要吃了他,不是饿到快死的时候,谁会想吃同类呢?

????老乞丐觉着这么小的孩子谁会买,送到好心无子的人家去,怕人家不要呢,一个乞丐的孩子,病怏怏脏兮兮的,他们不能收养个健康干净的?

????老乞丐思来想去,舍不得这么小的孩子就这么没了,好歹也是一条生命呢,便把他带在了身边,想着日后有合适的人家想收养他,再把他送去,结果一养就养了六年,一个老乞丐身边跟着的小乞丐,谁会来问津呢。

????()




欢迎大家访问:麦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48novel.com/book/94364/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