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锦麟看了温禾一眼,哼了一声,站起身来,出去了。

  “唉唉,”萧如霁在身后叫唤,“金麒麟,你上哪去?”

  “到这来当然是滑雪了。”温锦麟头也不回。

  “弟,”萧如霖说,“你和金麒麟先去,我等禾苗他们。”

  “唉?”萧如霁不乐意,“为什么是你等禾苗,为什么不是我等禾苗?”

  “得了。”温禾靠在沙发上,“你们都先去,我跟阿初一起,又不是第一次来不认得路。”

  “唉?”萧如霁接着问,“既然都认得路,你干嘛还要跟阿初一起,咱们先过去不就好了?”

  “……”温禾眯了眯眼,朝他看去。

  “好的。”萧如霁立刻乖巧的点了点头,招呼游婉,“游小婉,要不然咱们先去滑雪去吧。”

  “好。”游婉站起身来,跟温禾挥手,“走了。”

  温禾点点头:“去吧。”

  刚还很热闹的VIP休息室一下就只剩了温禾和贺之初两人。

  贺之初站那没动,只是手往下压了压。

  他撑着沙发的靠背,微微低下头:“你先跟他们过去也没事。”

  温禾仰起头,面无表情的朝他眨了眨眼:“还不快去换衣服?”

  “……”贺之初弯了弯嘴角,转身去了更衣室。

  等他换好衣服出来,温禾仍旧坐在沙发上。

  小小的一只,窝在棕色皮靠的沙发里,原本在看手机,听到动静,抬起头来。

  他走到她面前,她也站起身来。

  “要不是住的那么远,”她把手机放进口袋,看着他,语气里有些埋怨,“又怎么会来的这么晚?”

  没迟到啊。

  贺之初却也没有解释:“是应该起的再早一些。”

  温禾抬起手,把他的滑雪服的拉链往上拉了一截,然后又替他正了正衣领。

  “你一个人住,吃饭怎么办?”她只摆弄他的衣服,并不抬头看他,微微拢着眉,语气仍旧是抱怨,却也很明显的多了一层担忧,“有人做饭吗?有人洗衣服打扫卫生吗?”

  听她这样絮絮叨叨的抱怨,贺之初不由自主笑起来:“有保姆。”

  “保姆?”温禾立刻拽紧他的衣领,瞪着他,“男的女的?”

  贺之初笑道:“大叔大婶都有,你想要什么样的?”

  “我要来干嘛,难道王姨还不够好?”温禾白了他一眼,微微松了手,重新替他整理衣领,弄平整了,手放下来,才又朝他问道,“要不然,开学之前去我家住?”

  把她自己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先放放,暂时清空,她面对他就自在许多,也开始担心起他来。

  当然知道他不会一个人住连个照顾的人也没有,但身边没个亲人朋友的,那就像是游婉一样,多少都会觉得有些寂寞吧?

  贺之初揉了揉她的头发:“不生气了?”

  “我有什么好生气的。”温禾嘟囔了一句,又抬头看他,“但你到底是为什么要搬出去啊?”

  “……”贺之初弯着嘴角没有答话。

  “算了。”温禾轻轻哼了一声,“不说就算了,你总有自己的理由的。”

  尽管他像现在这样固执的一面非常罕见,但既然不想说,温禾就也没打算逼她。

  她的确是众星拱月,习惯也喜欢周围的人听她的话。

  可是她也不会不顾及不尊重他们的想法。

  一味按照一个人的喜好去做选择,做决定,那样会很累的不是吗?

  她希望贺之初在她的身边,但她不希望他因为在她的身边而感到疲惫。

  到此为止,他搬家,还有之前因为搬家而引发的冷战都到此为止。

  贺之初双手往下,又捏了捏她的脸。

  今天她也没有化妆,白皙的皮肤手感光滑。

  “快要开学了。”他说道。

  这又是变相的拒绝了。

  “……”温禾气鼓鼓的往后一躲。

  当然她也知道,他刚从温锦麟家搬出来,再搬去她家里,那也是有点不合适。

  但是连着被拒绝,还是让人有点窝火。

  躲开他,罩上帽子,提着她的滑板袋就往外走。

  贺之初笑呵呵的跟上。

  他腿长,没几步就追上她,想帮她拿她背上了肩膀的滑雪板袋子。

  “我自己可以。”温禾再次避开。

  倒不是生气故意拒绝。

  她虽然看上去娇柔,力气却比一般的女孩都要大的多。

  把袋子换一边背,她又转头问他:“那去你家做客总可以吧?”担心他再次拒绝,她又急急的补了一句,“我寒假作业还没做完呢。”

  “……”贺之初笑起来,“好,来之前说一声,叫他们去买你爱吃的菜。”

  “哼!”温禾下巴一扬,又傲娇起来,“我去是干正事的,又不是去吃饭的。”

  “嗯。”贺之初笑着点头,“正事要干,饭也是要吃的。”

  一边这么说着,一边还是把她的滑板袋子拿了过来。

  加上他的,两个袋子,一个背着,一个提着。

  其实还挺重的,他看上去倒还轻松。

  温禾被照顾惯了,此刻就也不再矫情。

  “对了。”她又问道,“双胞胎说要我们在这住一个晚上。”

  “那就住吧。”贺之初回答。

  “嗯。”温禾点了点头。

  上一世的时候,他们也是在双胞胎家的酒店住了一个晚上的。

  去年刚开业的酒店,装潢设施都很新颖,大家玩的挺开心,所以也没必要去改变行程。

  两人走过长长的通道,到达了滑雪场。

  换上滑板,上了缆车,直接到了最高最长也最陡的那条滑道。

  法定假日,滑雪场的游客非常多,不过敢到这边来挑战的也没多少。过来的必须都是熟手了。

  先一步过来的温锦麟他们四个都在这里。

  今天来的这六个家伙滑雪水平都相当不错。就连游婉,总被带着来,也早就练出来了。

  温禾一眼过去没见着熟人,心里想着他们几个大概是已经滑下去了,就也立刻迫不及待起来。

  “比赛吗?”一边笑着问贺之初,一边把另外一只脚也踩进滑板里。

  她用的是单板滑板。

  把滑雪镜往下一拉,挪了两步就打算往下溜。

  “赢了怎样?”贺之初问。

  “哈哈……”温禾已经滑了下去,“那得你追到我再说,要不然……”她的声音远远的传来,“你就得听我的!”

  笑声悦耳,身姿动人。

  贺之初看着她渐渐跑远,笑了笑,也罩上眼镜跟上她。

  白色的雪地,一个玫红色,一个深蓝色,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飞速疾驰着。

  温禾可是从来都不会放水的。她已经完全陷入到了急速的乐趣当中。

  贺之初担心她的安危,不希望她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所以并不会追赶上她。

  到达终点,温禾等了一会才等到贺之初。

  “你输了哦。”她得意洋洋的笑道。

  “想要什么?”贺之初愿赌服输。

  “待会呢,”温禾立刻就有了愿望,“我洗完澡以后,你来给我吹头发。”

  吹头发可是个体力活呢,自己洗头的时候,就是吹头发最麻烦了。

  况且她这一头长发,跟他也有些分不开的关系。

  因为她每次剪头发,他都会在边上念叨,不要剪太短啊或者不能剪太短。

  所以自从他搬到了温锦麟家以后,这么多年以来,她都留着长头发,偶尔修一修,但从来没有剪成短发过。

  男生是都会对女生的长发有什么执念吗?

  在这一点上,她的哥哥温锦麟竟然能跟他达成共识,认为她长头发的样子最好看。

  开玩笑,她本来就很好看啊,就算剃光头也很好看啊……

  当然了,她也不会丧心病狂的去做那样的挑战就对了。

  反正她长发,是他的锅,他理所当然应该来给她吹头发。

  而贺之初也没推辞没拒绝。

  “好。”他点点头,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

欢迎大家访问:麦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48novel.com/book/72602/15/